我是一条腐烂的鱼。

腐烂的鱼就算再臭再恶心,吃下她,不会让你闹肚子

一只帅比洞庭思:

非常意思流的东西,最近完全没有文力这种东西


文力走的第一天想他xxx




“路德维希先生?路德维希先生?”有人这么说着


 


 


 “唔。。。”


“你醒了啊,哥哥”视线里有着蓝色眼睛的脸不断的放大。“头还疼吗?”路德维希端过来一杯印着粉红色小兔子的马克杯。


“什么东西?”基尔伯特挠了挠了乱糟糟的头发,让银色的发色向鸟窝更接近一步“如果你要用这些黑色的物质是白开水而已来糊弄你帅气的哥哥,本大爷是绝对不会信的”基尔伯特撑起腰埋进过于柔软的枕头里。


“药,并不是奇怪的东西。我可不会这样的恶作剧。”路德维希坐了下来,带着像是看着生病却死也不看医生的奇怪小孩的表情抚摸着基尔伯特的额头。


基尔伯特没有任何反应的盯着手里已经凉了半截的药。如果,他一定会大喊着本大爷可不是什么难以照顾的小孩面带怒色的拍开路德维希的手,如果。但他没有,路德维希退开了自己的手“哥哥?哥哥?”


“哦。。。路德啊”基尔伯特垂下眼睛,他记得他有一个叫路德维希的弟弟,那是谁啊?他自顾自的想着,那是谁啊?


 


“小子啊,要叫本大爷哥哥?”基尔伯特用力的揉了揉小路德的脑袋“这是至高无上的荣幸啊~”基尔伯特骄傲的笑了“嗯呐,如果可以的话?”路德维希小声的回应着“嗯啊!真是聪明的小伙!啊,不,本大爷最帅的弟弟!”对于基尔伯特一句话加上不知道多少个感叹号的行为,他真不知道自己提醒过他多少次。不,他一次也没听过。基尔伯特突兀的把原来还没用完的日记本换掉了,然后写下了“他有了一个叫路德维希的弟弟”这件事。


 


“只是这样而已吗,好是太嫩了啊小子。”基尔伯特用特质的刻上了精致黑鹰的西洋剑,在路德维希胸口上任意的笔画着“我在进步了,哥哥”路德维希取下了紧的让人窒息的头盔,从地上又站起来,拾起地上已经被打掉的剑“那太慢了,本大爷的殿下。用点心吧。今天的宴会就不要去了”基尔伯特调整了姿势,退开了坏笑着用剑尖对准了路德维希“不要为了,看不到可爱的姑娘而伤心哦~”“那是我要对哥哥说的”基尔伯特今天写下了“他对自己那个叫路德维希的弟弟有些私心”那样的事


 


“你已经疯了吧,路德维希!”基尔伯特用力的把手里的文件扔在路德维希桌上,原本堆放整齐的文具全然落在地上“那已经是事实了,哥哥”路德维希抬眼看着这个愤怒的男人“还是说哥哥并不想帮助我”“混蛋!”基尔伯特踩上木制的办公桌用力的扯着路德维希的衣领,对着路德维希吼叫着“你不知道这样的后果吗,你有什么资格和自信能成功?!,想要统治世界,你他妈还是小子呢!”基尔伯特用空着的手与路德维希的脸亲密接触。“我认为如果哥哥会帮助我们。我倒是有这个自信”路德维希稍微擦拭了被打的地方,炙热的灼烧着。那个晚上基尔伯特写下了“对着自己名叫路德维希的弟弟,没有办法拒绝。”这样的话


 


“噗,本大爷帅气的弟弟也有婆婆妈妈的时候啊”基尔伯特艰难的用带着手铐的手摸了摸路德维希的发顶“那些家伙,很仁慈的啦。用枪的话,一定也不会痛了啦”那样无所谓的样子的拜拜手。“。。。我很抱歉”“知道抱歉就不要再犯啦,下一次就没有帅气的哥哥给你做挡箭牌了”基尔伯特抢着打断了路德维希还在喉咙里的话,做出难得严肃的样子。“哦喂~基尔要走了哦”有人说着“嗯呐,本大爷马上来!诶,west看好什么叫你哥哥的这样的真汉子”同天的某一刻路德维希写下了“本大爷不会离开名字是路德维希的弟弟的”但那不是基尔伯特写的,从不是。


 


“还困吗”路德维希瞧了瞧了坐在副驾驶上的的基尔伯特“嗯”基尔伯特稍微翻了身搂着路德维希的手,再一次开始睡觉这件大事。路德维希看着他“请不要忘记我”似乎说出了这样的话,奇怪的兄弟俩。


 


“路德维希先生?路德维希先生?”有人这么说着“。。。嗯,有事吗?”路德维希恍惚的回答着“别伤心了,先生。人死不能复生的”有人安慰着他。路德维希用手拭过些许晶莹的液体,然后加快步伐小跑到队伍最前端,从口袋里拿出精心抱着的饰物,似乎是个十字架。这位帅气的先生亲吻着手里的东西,放到棺材里。


 


他是条/顿/骑/士/团


他是普/鲁/士/公/国


他是普/鲁/士


他是德/意/志/第/三/帝/国


他是加/里/宁/格/勒


他是基尔伯特


他是有着名叫路德维希的弟弟的基尔伯特


 


他消失在刀尖,隐匿于大雪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7)
  1. 我是一条腐烂的鱼。一只帅比洞庭思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一条腐烂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